首页  党建快讯  基层风采  党建园地  学习专题  党史概览  政策法规  资料下载 

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习专题>>中华人文>>正文
->->欢迎访问中共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委员会网站!
习总北大行:重视中华传统文化
  审核人:

95年前的54日,北大的学子们从这里走上街头,振臂高呼救亡图存的口号。古老的京师大学堂,因这一天而重生。

 

  95年之后,习近平选在这一天造访北大。

 

  日理万机的国家最高领导人,从不做没有寓意的事情。

 

  当事人回忆:复盘习近平北大行路线

 

习近平一行应从北大的西侧门进入,这里毗邻北大最著名的西门,而且进入后就是北大的办公楼,北大党委书记朱善璐和校长王恩哥应早已守候多时。随后,习近平一行人驱车来到北大人文学苑。这是港商、新鸿基集团老板李兆基捐资修建的一片院落,北大著名的文史哲三系都新迁于此。从北大哲学系吴飞老师拍摄的照片中可以辨认出的是,习近平一行进入人文学苑时,身旁走着的是王恩哥和中文系资深教授、中央文史馆馆长袁行霈,身后则是刘延东、栗战书、李源潮、朱善璐,再远一些是王沪宁、郭金龙、袁贵仁。而在王恩哥身旁,则是拎着公文包的那位著名“中南海保镖”。

据被接见的老师回忆,习近平到人文学苑的时间是9点左右。差不多半小时之后,习近平还去了北大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,观看生科和医学的交叉研究。在那里,他勉励即将归国全职工作的美国科学院院士谢晓亮,称要“聚天下之英才而用之”。

 

  之后,习近平去了静园草坪——此前,代表了“北大精神”的文史哲三系便坐落于此四周,习近平在那里听学生朗诵诗歌。一首是毛泽东的《沁园春·长沙》,另一首则是中文系本科生刘家玮创作的《聆听青年》。之后,他去了北大英杰交流中心和师生代表座谈。

 

  还有一个细节。在场学生告诉侠客岛,离开北大时,习近平的车队“没有封路”。

 

  可以看出,习近平真正意义上“到访”的三地,两个与人文有关,一个代表了高精尖技术。这既符合北大以文理研究见长的特色,又凸显出他的关心和侧重。

 

  习近平的目光:对传统文化的一贯重视

 

  在人文学苑,习近平首先见了汤一介。这位87岁的哲学系“国宝”级教授,是不折不扣的学界“名门”。其父是更加著名的哲学家汤用彤,其妻则是中文系著名教授乐黛云。在那里,习近平和他细聊的是《儒藏》。

 

  这部由汤一介提议编纂的浩瀚丛书,可谓“宏愿”——与道家的《道藏》、佛教的《藏经》相对,《儒藏》要编纂的,是从古至今所有儒家的著作,仅精华本就近500部、约1.5亿字,全本更达到5000余部、10亿字。从2003年至今,编纂已过去11年,而整个项目可能要到2020年才能完成。

在人文学苑,习近平还在北大图书馆馆长朱强的介绍下,参观了北大收藏、修复和整理的许多古籍。参与接见的北大教师还告诉侠客岛,老师们纷纷对习近平表示,要重视人文学科建设,也得到了他的肯定。而有媒体报道,据参与座谈的学生会议,习近平在座谈中多次谈到“文化自信”。

 

  最近,北大斥资1亿元收购流落日本的古籍《大仓图书》。而此前在访欧时,习近平更在多个场合谈起“中华文明”,提倡文明间的平等交流对话。更早些,在山东曲阜,习近平对孔子著作饶有兴趣的观览让两部古籍一时爆红,而让传统文化“活起来”的讲话,则可以看出习近平对传统文化“一以贯之”的重视。联系此次习近平的讲话,可以看出,在习近平眼里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是植根于传统文化之中的。

 

  通稿之外:历史与青年

 

  “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;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。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。曾记否,到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!”

 

  1932年,毛泽东在长沙橘子洲头写下这首酣畅淋漓的《沁园春》。在词中,32岁的青年毛泽东发出“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”的“惊天一问”。在现场的学生回忆说,习近平听完这首词朗诵,赞叹称“毛主席的诗词中‘气’特别足,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”。而听完学生作品《聆听青年》,习近平则激励说,这首诗透出的自信,体现了北大人的历史责任感和担当精神。

 

  北大人的历史感与担当,在几次历史运动中体现得尤为明显。文化革新的“新文化运动”、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“五四运动”、喊出抗战救亡口号的“一二九运动”,早已给北大烙上精神之印。

 

  选在“五四”造访北大,也是领导人的传统。1998年的五四适逢北大百年校庆,时任总书记江泽民携另外4名常委出席活动;2008年,时任总书记胡锦涛也到访北大。而此次习近平在五四当天来到北大,更透出另一层深意: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,在“中国梦”的愿景里,青年,始终是一支代表了生机与活力、更代表了年轻与未来的力量。

 

  在侠客岛看来,无论是重视传统文化,还是对青年强调核心价值观,透露出的都是一个信号:在“拼爹”的年代、在物欲横流的时代,思考如何让这些“八九点钟的太阳”形成积极进取、向上向善的价值观的问题,是一个“困难”但极为“重要”的命题:这不仅是关系到一个政党的未来,更关系到一个民族的未来。 

关闭窗口